新乡鑫宇包装材料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373-8712298
邮箱:service@pop-dragon.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服企谨慎应对“新刺激政策”

编辑:新乡鑫宇包装材料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服企谨慎应对“新刺激政策”
老陈怎么也没想到,新上的生产线这么快就被闲置了。

“现在出口的情况又不太好了,主要是欧洲,内销的情况也一般,竞争太激烈了。”拥有自创品牌童装的老陈,现在说起话来都带有些许疲惫,再也不是几年前的意气风发。2009年,海外市场好转,内销市场火爆,加上纺织服装业被列为重点振兴产业,老陈的工厂做了一些扩张,但随后的日子,却不如老陈想象般顺意。

今年以来的日子尤其艰难,老陈所能应对的只是停掉一条又一条的生产线。上个月,有关新的经济刺激政策的说法纷至沓来。“不需要什么政策支持,扶持都是一时的,早晚都要面对。”老陈这次显得异常理智。“苦练内功是必然选择,两年前真不该急着上生产线,现在又都搁置了。我身边很多当时扩张和并购的企业都后悔了。”他说。

后悔的企业主的确不少。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也说,在他的学生中,那些前几年急于扩张的老板现在大部分都后悔了。

刺激效应

2009年,前一年金融危机寒流还没有退去,国内一些企业却开始逆流而动,他们大多怀揣现金,寻求着自己的发展方向。

老陈的企业就是其中之一。

这一年的4月,他第一次带着他的童装品牌来参加中国国际服装展览会,“我们这次只租了一个小展位,先在展会上露一小脸,以后每年都会过来。”他的这句话还让人记忆犹新。

这个童装品牌是他们第一个自己的品牌。

之前,老陈是上海的一名处级干部,其太太李女士任公司的董事长,公司只做代工,全部出口。

金融危机之后,出口企业危机四伏,眼看内销市场火爆,老陈和李女士萌生了自创品牌的想法。由于出口市场还不能放弃,老陈甚至辞去公职,全心投入到自创品牌之中。老陈来北京参加中国国际服装博览会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自己的新品牌能够进入新光天地这样的大商场找到门路。“他们的入场费很高的,而且没人根本进不去。”他说。

虽然没能进入新光天地,但老陈的生意还是越来越好。“海外的市场又好起来了,现在工厂忙得不得了。我们又加了四条生产线,这还做不过来,还会分包出去一些。”

自创品牌仍在进行,但是显然有些分身乏术了。2009年下半年,老陈一谈起生意总是笑容满面。

不仅是老陈,当时很多纺织企业都大手笔地将钱投入到扩张与整合并购中。除了看到产业中蕴藏的机会外,来自宏观层面的“鼓励”和政策层面的支持,也是部分大企业“伺机而动”的原因。

2008年11月9日中国政府宣布实施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措施,在2010年底以前投入总额4万亿人民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增加银行信贷等。此后,一些重点产业被列为重点振兴范围,纺织服装亦在其中。“有政府政策上的扶植,企业对于扩张或者并购有很大的积极性。在资金、贷款和税收上都有一些扶植政策。”老陈并不是当时的异数,很多企业都把那次国家的扶植政策当做了自身的一个机遇。

据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当年的统计,2009年1~11月,中国纺织行业500万元以上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累计实际完成投资总额2708.02亿元,同比增长9.53%,增速较上年同期上升了0.78个百分点。

谨慎应对

事实上,纺织服装远远不是受益于“4万亿”的主要行业。依赖“投资”这一引擎,中国政府迅速把“油门踩到底”,很快就把中国经济从谷底拉起。

如今,“药效”过劲,欧债危机持续发酵,中国经济貌似又再次被推向了下滑的边缘。自4月份开始,投资、消费和工业增加值均创出多年来新低,发电量、钢材产量、10种有色金属产量的增速均出现了不同程度下跌……

5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定调中国经济要“稳增长”后,很多人就又在设想“4万亿2.0版”。这也使得增加投资再次成为题中之义。

仅5月21日一天就有超过100个项目获得发改委批复,获批项目总量几乎相当于5月前20天总和;

5月24日,总投资超1300亿元的广西防城港和广东湛江两个钢铁项目获批,湛江市长王中丙走出国家发改委大门时,忍不住亲吻项目获批文件;

5月25日,工信部副部长尚冰透露,今年电信基础设施建设将迎来新一轮建设高潮,行业全年投资预计将超过3700亿元。

但这一次,企业显然比政府清醒、理智。

老陈说:“国家的鼓励政策和相关优惠的出台,是大企业敢于在眼下经济形势中逆市扩张的重要原因,甚至一些企业是通过扩张并购获得的贷款支持,以支持企业内部资金的流转空间,钱流到哪儿去了根本无从考察。”“只要刺激政策一过,过剩的产能无从消化,现在国内、国外的市场都没有那么好,我的生产线只能这么闲置着。”他说,“早知道当时还是应该努力转型,不应该头脑一热就扩张,当时上这4条生产线也花了200多万,幸好没有另建工厂。”

许小年在中国外贸企业500强论坛上也坦言:“我的学生中,很多当时急于扩张的老板,现在大部分都后悔了。”

2009年9月装备制造业投资与发展论坛上,装备制造业产业投资基金筹备组程竹生曾很直接地道出:“虽然从出口增长速度,出口所占比例来看,机械行业正处于高速发展期,但国际装备市场的启动需要时间,国内目前政策刺激出来的购买力有多大后劲,能够持续多久,却是一团迷雾。上半年,各方面补贴都用得差不多了,下半年的许多购买力可能已经提前预支了,上半年表现很好的行业下半年是否依然具有上佳的表现?这点我看不清楚。”

这也是当时大多数产业均存在的问题。

商务部研究院的研究员梅新育说:“中国经济最大的泡沫实际上是产能泡沫,即产能严重过剩,这种泡沫在2008年达到高潮。出口制造业产能膨胀,而地方政府投资与房地产开发也在过热的阶段,从而引起产能的扩张。”

“但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外需回落令刺激方案出台,尤其是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进一步刺激企业扩张产能。以此,形成一个过剩的循环。”他说。

老陈说:“我们现在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但是方向倒是比较明确,要在高端上下功夫,只有这样利润才有保证。”
上一条:4年经济衰退后 时尚服饰圈版图变化惊人 下一条:美国棉花公司(CI)经济月报(2011年8月)
2020自拍偷区亚洲综合第一页,女人国产香蕉久久精品,日韩在线中文字幕有码中文